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生肖买马开奖结果查询 >
新教育实验发起人朱永新:“改变了教师也就影响了孩子”
发布日期:2019-09-21 08:3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朱永新,现任全国政协常委、副秘书长,民进中央副主席,中国教育学会第八届学术委员会顾问,叶圣陶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。苏州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,北京大学、北京师范大学、同济大学等兼职教授,新教育实验发起人。曾任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、教科文卫委员会委员,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,苏州市副市长等职。

  9月10日清晨,北京天色微亮,天空翻起了鱼白,朱永新照例起了个大早。当天是全国第35个教师节,作为全国民间教育改革发起者——新教育实验发起人,他的团队同事将在人民大会堂领取国家基础教育优秀成果一等奖。

  他静静地坐在电脑前,此时此刻,内心挂念着远方的一线老师。很快,一篇《致新教育同仁信》迎着朝阳出炉。信中,朱永新没有花笔墨赘述新教育实验成果,而是流露出对一线教师生存境遇的关注。他相信,“教师不仅可以过上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,而且就应该成为幸福完整的代言人”。

  从大学教授到主管教育的副市长,再到全国人大代表,全国政协常委、副秘书长,民进中央副主席,职务的变化从未改变他对“幸福完整生活”理念的实践和追求。他是国家领导人请进中南海座谈的专家之一,曾参与起草《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》;同时兼具草根情怀,长期深耕教育教学一线,能完整叫出全国数百位一线教师的名字。“我给自己的定位是‘上天入地’,所谓‘上天’就是为国家的教育决策贡献智慧,‘入地’则是把自己关于教育的一些想法和思考,变成实践。”言谈中,颇有豪迈气势。

  提到朱永新,“新教育”是永远绕不开的一个线年发起的一项民间教育改革行动。彼时,39岁的他是苏州市分管教育的副市长,刚上任两年,就把目光投向了基础教育领域。

  世纪之交的中国,素质教育改革已进入深水区。当年6月,国务院在文件中明确提出,减轻中小学生课业负担已成为推行素质教育中刻不容缓的问题。“减负”,成了一项迫在眉睫的任务。“我觉得中国教育的很多问题,都在一线发生,必须在一线解决。”朱永新认为,解决问题的关键是“入地”。“真正的学问在田野,真正的研究在校园。”而促使他走向改革破冰的道路,是他在多个场合都反复提到过的一本书。“1999年,正好读到了《管理大师德鲁克》这本书,德鲁克在书中讲了一个故事:他和自己的父亲去看望他的导师熊彼特时,熊彼特说,仅仅靠理论和知识是不够的,除非你能影响和改变人们的生活。”

  朱永新得出了自己的结论。“如果仅仅是发表更多著作,不能够改变现实,那你的理论就是个相对空洞的理论,影响力也会大打折扣。”何谓新教育?朱永新欣赏的一位实用主义教育学派代表人物、美国学者杜威主张:教育即生活,学校即社会。

  朱永新拓展了它的意义:教育应该让所有人过一种幸福完整的生活,包括实施教育的人。当全社会的目光都集中在如何解放学生时,他另辟蹊径,主张以教师的专业发展和职业认同为起点,提出教师成长模式。

  “改变了教师也就影响了孩子。要通过专业阅读,让教师站在大师的肩膀上,通过专业写作,成就一大批优秀教师。”虽然掌舵着长江经济带重镇的教育事业,朱永新并没有利用手上的行政权力,把新教育作为工作抓手,自上而下地进行推动。

  他也不是没有留恋。“政府的推动力和号召力远非民间能比。”但他担忧的是,“如果没有真正得到一线教师的认同,很容易造成形式主义对付官僚主义的局面。”作为非官方的民间教育变革行动,每一方阻力都像一面墙,需要一个个推倒、重建。例如:缺乏研究和推广人才、没有足够经费、学校不认同等等。

  在固有的国家课程体系下,新教育实验从夹缝中起步。他用略带一丝无奈和悲壮的语气鼓舞士气:“我们是带着镣铐跳舞,但总比不跳舞好,新教育就是要跳出一个相对精彩的镣铐舞!”

  2002年,“新教育实验”从苏州昆山玉峰实验学校起航,提出了五大行动,分别是营造书香校园、师生共写随笔、培养卓越口才、聆听窗外声音、建设数码社区。营造书香校园是其中一项很重要的工作。学生和老师一起读书,读经典也读学科。

  知名教育家李镇西是朱永新的博士生,新教育开始之初,他和朱永新一起开始设计、规划新教育实验,需要一个实验基地。最终落脚点选在了成都,在武侯区教育局的支持下,李镇西来到武侯实验中学担任校长。李校长给老师们写了一封公开信——《敢问路在何方》。在信中,他给老师们谈新教育实验、谈师生的幸福生活。慢慢地,老师们开始接触新教育,进行新教育的实验。

  2002年,朱永新拿出自己的稿费,创办了旨在探讨中国教育、推进教育改革的民间教育网站——教育在线。朱永新的初衷,是希望通过资源共享、互帮互助促成教师成长。网站一开通,就受到一线老师的追捧。短短一个月,注册会员就达到5000人,远远出乎他意料。朱永新经常在线解答老师们的问题。

  在推广和实践中,“新教育实验”逐步走向全国,在不少区域内全面推进,有些地方推进力度还非常大。洛阳市副市长陈淑欣在多个场合都提到了新教育,她几乎走遍洛阳所有区域,游说区长、局长推进新教育实验。她认为新教育是办人民满意教育的最好抓手。

  面对反对的声音,作为一名标准行动派,朱永新没放在心上。他说,只要去做,就一定会有成效。

  新教育实验从理想变为现实的过程中,曾遭受质疑,也曾遭受批评。朱永新记得,有一年,广州一位大学教授公开写信批评新教育。也有严谨的学者质疑新教育,称“这么大规模,怎么可能深入?”朱永新总结了一下,批评主要围绕两个方面:第一,教育实验规模太大;第二,牛吹得太大。“因为一开始,我们就提出打造扎根本土的新教育学派,成为中国素质教育的一面旗帜,为素质教育探路。”

  朱永新挺住了。在内部会议上,他强调:“新教育实验不是一个严格传统意义上的科学实验。新教育遵从的思想和理念已经过几千年教育检验,例如书香校园建设,它来自伟大的教育家,不需要检验。”关于“旗帜论”的反对声,作为一名标准行动派,朱永新更没放在心上。他说,只要去做,就一定会有成效。

  2018年,习总书记在全国教育大会上提出了“九个坚持”,其中一项坚持就是“扎根中国教育大地办教育”。此后不久,教育部公布了2018年国家级教学成果奖获奖项目名单,朱永新教授主持的《“新教育实验”的教学改革实践》荣获2018年基础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奖一等奖,这无疑是对朱永新和他的团队多年坚持的最好肯定和褒奖。

  “经过这么多年坚持,我不敢说我形成了学派,至少形成了一定特色理论体系,拥有一大批实验学校追随,同时产生了一批有影响的教育著作、教育家、优秀教师。”目前,全国有160多个区县教育局、5200多所学校参与新教育实验,成为推动我国教育改革的一支重要民间力量。

  这样做的后果就是,我睡觉的时间很少,大年初一从白天到晚上都在读书、写作。”

  有人说,学者与官员之间的关系是天然冲突的。朱永新同时兼具两种身份,游刃有余。他有多重身份: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委员会副主席、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常委兼副秘书长,还曾担任过苏州市副市长,同时还是教授、博导。很多人好奇,如此多的角色之间,他是如何转换协调的?

  朱永新把功劳归结于自己的专业背景。“很幸运,我研究的是教育问题。”1993年至1997年,朱永新做了5年苏州大学教务处长,开始往教育管理方向转变。后来任副市长期间,又刚好分管教育。“应该说,我对教育的理解,帮助我把副市长这个工作做得更好。”

  强大的专业背景,造就了一名学者型官员,而官员这个身份又有助于他发现问题,并通过行动解决问题。正如开篇他提到的“上天”。“担任全国政协委员期间,我提交了上百份关于教育改革发展的提案和建议,有一些被采纳了,这是我和其他学者不太一样的地方。”

  朱永新笑了笑说,“这样做的后果就是,我睡觉的时间很少,大年初一从白天到晚上都在读书、写作。”不管参政议政的工作有多忙,朱永新都没有放下新教育实验的工作。每一年,他会奔走在全国各地,考察100多所学校的教育工作。正因为他的多年坚持,新教育实验从一所学校走到5200余所,从一个老师的改变,促成了无数老师的改变。

  “我们每天都看得见老师的报喜,听他们讲述成长中的故事,只要有他们在,中国的教育就有希望。”(记者 何方迪 欧阳晨雨)